会员书架
首页 > 其他 > 除我以外,全员读心 > 54. 前世?太子殷

54. 前世?太子殷阳(1 / 2)

好书推荐:第一夫人私藏玫瑰云鬓楚腰首席医官偏要勉强枕着星星想你席卷天灾野性难驯怀娇听说我喜欢你?晚来雪予你谍海王牌当维修工的日子华娱之2000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怎敌她软玉温香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入骨温柔和离之后

天才一秒记住【天天书屋】地址:ttshuwu.com

剑刃划落之前,他听到轻轻一声。

“哥……哥哥,我渴。”

她这样说道。

她叫的是哥哥,不是大师兄。所以是在叫他。不是旁人。

殷阳微微迟疑片刻,缓缓匕首笼回袖中。

他想,喂她一口水,再杀也来得及的。

这样想着,他便将少女放回床沿,去倒了一杯水。他拿着一只白瓷杯,一手扶起她,一手用杯子喂她水。

她苍白的嘴唇咬上了瓷白的杯口,咕嘟咕嘟把水全喝了下去。

接着将头枕在他胸口,用他的衣襟拭去唇上的水渍。

他用手抱着她,任由她蹭。

大昊的奸细又来找殷阳,催促他快些刺杀龙芸,莫错过这良机。可是殷阳始终犹犹豫豫。杀了又怎样呢?杀了就又换一个王。反正不会是他,他太弱了。

龙芸的伤,终于慢慢好了起来。

她不再像之前那样喜怒无常。不再凶他,也不再打他。也不再叫他大师兄。

她对他客客气气的,叫他哥哥。也没有过分逾礼的举止。

身体一复原,龙芸就着手整顿兵马。

准备整整一年后,龙芸正式反攻,并在这一年的冬月打下宣化。这一次她终于如愿了。宣化的女将军人头落地,幽州卫踏平冀州。

龙芸乘胜追击,朝西一路打到朔州。本以为可以长驱直入,没想到遇到了强劲的对手。

那是大昊朔州前州牧颜国焘的地界,守军亦多是颜家军的旧部。殷阳虽然不通戎务,却也知道颜国焘大名鼎鼎,当年曾斩杀公孙烈手下健将。

幽州卫在朔州遭遇截击。那一战打得又十分艰苦。颜氏旧部视死如归。他们的军师,据说是个缺了一只脚的残废,平素只能坐在轮椅上。

可是那缺脚的军师十分可怕。即使是在大都也能听到他的故事。前线战场的事迹越传越神。传说颜氏旧部个个会妖法,在战场上以一当百。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夺走幽州军的所有料草。又使出妖术,火烧了幽州人的阵营。还有可怕的金色灵鹫,在他们头顶盘旋,发出一声声尖厉的鸣叫,令他们闻风丧胆。

退兵前的最后一场大战,那军师使出了可怕的妖法。侥幸生还的人说,他们说远远看到一座泰山从天而降,直接压下来,把战场上的军士和马匹活活压死。

龙芸亲手杀掉了那个军师。可是代价十分惨重。幽州卫主力损耗过半,再也无力向西挺进。

朝中早就有长老进谏,道:“大昊上有忠臣,未可硬攻。”

龙芸不听劝阻,一意孤行。虽然短暂地拿下了朔州,可兵马折损太重,无力守卫城池,只得班师回朝。

龙芸自己又受了重伤。她的胸口挨了一记钝器。诊治的医师说,幸好不是一柄剑,要不就被洞穿了。

这一记打得有点偏。若是再往左边挪上一挪,心脉俱断,便没有活路了。

不管怎样,龙芸还是顽强地活了下来。像以往的每一次。

龙芸昏迷不醒,醒时神志不清。殷阳伴在她左右,像一个尽心尽责的男宠。

夜晚她总是很害怕。于是他也陪在她身边。半夜听她说梦话,听她哭,听她叫别人的名字。

夏天打雷的雨夜,她缩在床角勾成一团瑟瑟发抖。

殷阳过去,搂住她,对她说:“我在这里。你不要害怕。”

龙芸说:“我没想杀你的,师兄,我没想杀你。是你逼我的。”

殷阳说:“不怪你。一定是你的师兄太坏了。”

龙芸说:“我也没想这样,可是,可是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目录加书签
新书推荐:豪门炮灰吃瓜被宠上天见春山花正嫣然仙凡图录大佬和她的娇夫[快穿]豪门对照组纵横香江[八零]惊!听见我心声后反派竟然?我把自己雕塑成神[无限]斗破:我有五座纳气之府在八十年代当富婆[重生]今日宜生撞入你怀里穿成年代文早死亲妈对照组[六零][综]老师,菜菜,捞捞假千金看似平静,其实爱好发疯柑橘味盛夏春日灿灿甜美NPC在线找男友[无限]退圈后靠编剧爆红娱乐圈今天大佬飞升了吗?
返回顶部